再说杨恒在当天晚上就乘坐飞往大陆的飞机,离开了香江,之后在首都转机,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就回到了T市。

在回到家中之后,首先迎接杨恒的是他的女儿芳芳。

这位小姑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父亲了,现在见到父亲站到门边,自然是一下子就扑在他的怀中,然后像一个小浣熊一样,那不停的向上攀爬,最后搂着父亲的脖子就不撒手了。

而跟在女儿身后的那个小白狐狸,也是用双爪抓着杨恒的裤腿,不停的摇着尾巴。

杨恒看着小狐狸动作有些奇怪,这怎么像一个狗一样摇尾巴?

女儿抱着杨恒的脖子,看着他奇怪的眼睛,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只见到那小狐狸尾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

最后芳芳也笑了,然后说道:“这是和大白学的。”

“大白?咱们家又养了别的东西吗?”

“嗯,爷爷养了一条白色的大狗。”

杨恒听了抱着女儿走进房间,然后四处找了找。

“你说的大狗呢,怎么不见?”

“爸爸真傻,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大狗出去遛弯儿的时间,你没见奶奶也不在吗?”

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女儿她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最后直接来到了父母的卧室。

一开门就见到他的父亲,杨宏伟躺在床上,腿上绑着大大的石膏,正在那儿拿着手机,无聊着翻着。

杨宏伟见到儿子回来了,只是点点头,然后就继续翻手机,看来是情绪不高。

杨恒抱着女儿来到了窗边,然后问道:“这两天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混吃等死呗。”

杨恒笑了笑,然后说:“没那么严重,我这一次回来就是想解决你的伤势。”

杨恒没有撒谎,这确实是杨恒这一次回家的目的之一。

杨恒现在好赖也是修成内丹了,许多的法术可以顺利的施展,对于给人治伤更是手到擒来。

不过前一段时间的时候,杨红伟是在老家的医院中,那里人多嘴杂,杨恒不方便动手,现在杨宏伟终于是出院,回到自己的家中,杨恒也能够方便的行法。

杨宏伟可是知道一些杨恒的本事,见到儿子这么说眼睛也亮了,精神也开始振奋起来。

“能不能办到,不会是空欢喜一场吧?”

“能不能办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杨宏伟听了儿子的话总算是高兴起来,拍着自己的床对儿子说:“快坐到床边来,我看看你这小子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杨恒抱着芳芳坐到床边,他的父亲仔细看了看杨恒的面容,总算是笑了。

“看你红光满面的样子,应该是过得不错呀。”

“有人请客让我去香江逛了一圈,好吃好喝招待了几天,这不是又把我送回来了吗?”

杨恒他父亲,知道儿子去香江一定有大事要办,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不过对于这种事情他可不会说破。

快中午的时候,门再一次被打开。

而一直跟在杨恒鹏边的那小狐狸,在听到门开的一瞬间,立刻就从卧室中穿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就见到杨恒的母亲王桂兰带着一条大白狗走进了卧室,而那小狐狸正跟在大白狗的身后看样子呃,十分的温顺。

而那条大白狗看到杨恒之后,并没有像见到陌生人那样呲牙咧嘴,而是上前在杨恒的腿边嗅了嗅,然后就卧在了杨恒的旁边。

杨恒看着这条大白狗还算是温顺,于是伸手在它的脑袋上摸了摸。

那条白狗对于杨恒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敌视,而是顺从的伸出脑袋向杨恒那边靠了靠。

杨宏伟躺在床上,看着杨恒和那条狗互动,有些不满意,“你说这狗是不是也看人下菜碟?它就从来不让我摸它一下,怎么到了杨恒这儿就非常的顺从?”

王桂兰撇了丈夫一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那还不是因为大白刚刚回家的时候,被你吓着了。”

一旁的芳芳也是不停的点头,“大白刚来家的时候,爷爷还拿棍子打过大白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