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能借着屋门外的路灯看到他脸了,他的头发都被雨淋得透湿,杂乱无章的搭拉着,只能看清这男人有双黑亮凌厉的眸子,以及周身掩饰不去的迫人气势,果然是一副不适合拿来开玩笑的样子。

不知是不是灯光昏暗的缘故,大片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反而勾勒出一种深邃冷峻的脸部线条,却也极清冷。

虽然只是一眼,虽然他周身脏兮兮泛着恶臭,但她也看出来了,这是个极好看的男人,而且,气质不错哟,确实不像开摩的的,不是小白领也是个程序员吧。

不知是雨水冲刷掉了还是怎样,她没看到他的脸上有血线流下来,这与她之前预想的满头满脸都是血或是掉了半边脑袋好比车祸现场的镜头差了蛮远,有点放心了。

硬着头皮把他一路领进了自己的房间,就看到他眼睛正半眯起来,满脸坏笑,笑得她浑身发毛。

顺着他的视线这才发现自己的睡衣也被雨得淋透了,黏在身上,非常透,精致地勾画出少女清晰的曲线。

消瘦的腰肢,纤长的大腿,最窘的是,她穿的文胸上印满了大片的玫瑰花苞,就像一簇簇娇羞的花蕾,绽放在她白皙的胸乳上。

从他的高度完全可以看清那呼之欲出的双峰……还有紫色小内 裤,总之灯光一照,该看见的都能看见。

要死了,一分神,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幸亏他及时伸手扶住她的腰,而她也下意识搂住他的手臂……

额上的碎发随着他的动作甩动,细密的水珠摔碎在那张原来竟这样帅气的脸上,一瞬间就刺中了她的心,就那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她确确实实感到有被电到的感觉,骨头竟是酥酥麻麻的。

乱了,她为什么会觉得胸口撞击得那么厉害,整个身心被这个陌生男人搅得乱作一团。

晕,夏佳宁忙松手,使劲儿拍拍胸口,好容易喘过气来,气氛有点异样,她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来打破这种“尴尬”的氛围。

红着脸赶忙将一件长外套直接披在身上,才又打来了水替他清洗伤口,伤口不大,血已经止住了,不必上药,只是他的脚被崴了下,有点肿,夏佳宁找来了红花油,正要帮他擦时,他又笑了,这次不是坏坏的笑,是那种透着阳光味道的温和。

说:我能不能去洗个澡?

“嗯。”她往旁边蹭了蹭,让出门。

他脱掉了脏兮兮的衬衣,夏佳宁立即转过眼,却又用余光悄悄的打量着,身材匀称健朗,有腹肌,只稍看一眼就令人血脉喷张,无法自拔。

胸膛处的肌肤光滑迷人,正是最健康的小麦色。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性,好色也是不丢人的,呃,她是说,生理上会对这种型男的肉体产生无法抗拒的吸引……好吧她就知道会越想越离谱。

挠挠头,将目光移到他那张英俊的脸上,踌躇了一会说:“不过我没有合适的衣服给你换,我爸的衣服在他房间,只有我弟的,只是他还是学生。”

夏佳宁咬着手指望着地转了转眼珠。

“那算了,打扰。”男人竟也不打算再穿回那些脏衣服,说完光着上身就要出门,只留给她一个很酷的背影。

他之所以跟她过来也就是想借个地方洗澡换身衣服,不然就这样走回大院不知道会不会被保安拦着不让进。

“等等,我弟有一米七八。”夏佳宁声音娇软,但听起来却无丝毫波动之色,和她的脸蛋一样,纯纯的。

男人在门边站住,在夏佳宁擦肩而过时,他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

看到她惊慌的转头,才又似是被烫到一样松开,哑声开口:“我很感激你救我上来,但是很讨厌被人一而再再而三戏弄的感觉。”

他这时候整个人都变了,神色严肃,再看不见轻挑的坏笑。

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急促的呼吸。

你。。。要要干嘛?夏佳宁紧张的开口。

“谢谢!”他说,完全驴唇不对马嘴。

她想都没想顺口答了句:“不客气。”

见他主动退后一步,夏佳宁撇了撇唇,片刻不敢停留的绕过他,往弟弟的房间走去,进了屋才嘟嚷出声,“一点幽默感都没有,要不是看你长得帅了点,谁还稀罕逗你玩?”

一边不怀好意的挑了一套他弟初中时穿的校服出来,拿到了洗澡房外面。

她站在屋檐下,听着洗澡房里的冲水声,不觉抿了抿唇,没有哪个女孩不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她当然也是颜控,不过她的要求高,光有颜还不行,那就太娘了,她更注重的还有气质。

气质这个东西怎么说呢,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吧,那些追求者们恰恰就输在了气质上,不过眼前这个男人的气质是真的好,就算在这么落魄的时候,那种天之骄子的霸气也遮掩不住。

水声停了,门拉开了一条缝,一只修长的手臂从门后伸了出来,夏佳宁忙把手中的一团衣服塞过去,不一会就听到里面小声叫:“哇靠,校服?”

里面男人的表情一定很胃痛,而她也是,不过她是笑得胃疼。

虽然他长着一张严重影响她智商的脸,但有一件事她不会看错,那是个很深奥的男人,并且,深不可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